林空Lynn

↑一个不务正业开始写文的伪·画手:D

晚自习摸的花花

忘了眼罩和小辫儿到底在哪边于是随便画了……

可能因为拍的角度问题比例有点不对【←闭嘴吧你就是没画好(bu.】

清晰度依旧感人至极

【漠尚】霸道漠北君的呆(zhi)萌(zhang)小娇妻 Chapter3.5

emmm……

刚刚被屏蔽了

用图再发一次

希望不会被禁。

下一次更新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四月份就要选考了没多少时间码文QvQ

不过相信我!我会坚持写下去的!

大概5-6章完结

肉一定会有的!真车,也会有的!

感谢从开始看到现在的小天使

我爱你们!!!❤

【漠尚】霸道漠北君和他的呆(zhi)萌(zhang)小娇妻 Chapter3.

     漠北君喜欢尚清华。

     这话若是让从前的尚清华瞧见了,保准捂着肚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得就地打上几个滚,再把说这句话的人给揪出来,狠狠扇那人一个大嘴巴子好让他清醒一下。

     笑话!你见过有谁会喜欢一天到晚没事打自己心上人玩的???(就算是sm也没打得这么狠的!)

     但现在,尚清华有些不太确定了。

————————————————————

     不知睡了多久,尚清华从一片混沌中醒来。

     “诶呦…这是哪儿啊。”尚清华挣扎着想要坐起来。

     无奈他一动,头就疼得像是要炸开一样。尚清华痛苦地抱着脑袋,又重新躺了回去。

     缓了好一会,那种令人窒息的晕眩感才渐渐褪去。

     尚清华翻身坐了起来,开始打量起自己的处境:

     之前那件沾满尘土、破烂不堪的外衣已经被换下,腿上的伤口似乎也被人仔细处理过,细细地缠上了绷带。

     ——而自己躺着的这个地方,陌生又熟悉。

    “这是……大王的寝殿?”

     尚清华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是如何到这里来的。

     他只记得,他家大王救了他、用一辆破板车把他拉回了地宫。然后是漠北君抱着他走在地宫的长廊上。……再然后呢?

     再然后、然后是——

     几个画面从脑海中一闪而过。

     尚清华呼吸一滞,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不会吧……”

     漠北君他、好像,亲了自己??

     尚清华颤抖着抬起手,食指抵着自己的下唇,轻轻摩挲。

     记忆中,漠北君捏着自己的下巴,有些强硬地吻了过来。自己迷迷糊糊之间,似乎下意识地想要躲开,却被漠北君按住后脑勺,吻得更加深入。舌头撬开牙关,带着一股不容拒绝的意味。

     他还听见他家大王说:“我心悦你”。刻意压得低沉的嗓音,含着满满的情欲。

     ——这是尚清华从未见过的漠北君。

     唇齿交缠,那令人羞涩的啧啧水声,似乎还萦绕在耳畔。

     尚清华咽了咽口水,连呼吸都开始微微颤抖,他紧抓着胸口处的衣物,因为若是不这么做的话,他害怕会控制不住越来越快的心跳。

     冷静啊尚清华!冷静!!

     尚清华拍拍自己红得发烫的脸颊,深呼吸了几下,宽慰自己道:“梦……对,我这一定是在做梦!哈哈哈哈哈哈哈也是,大王怎么可能会喜欢我嘛!”

     说实话,按漠北君那个臭脾气,尚清华还真想象不出来有一天他家大王和别人谈恋爱的样子。

     难道让他俩一言不发坐着对视?噗哈哈哈哈,那个画面,光是想想都觉得尴尬。

   “呼——”尚清华松了口气,心情颇好地抱着被子,向后躺倒下去。

     一股清冷的香气袭来,让尚清华的心跳加快了几分。

     这是漠北君身上的气味。

     这里是漠北君的寝殿、这是漠北君睡过的床。

     鬼使神差地,尚清华将脸埋进被子里,深深吸了一口气。漠北君的味道充斥在他的四周,将他包裹在其中,挥之不去。

     ……我在做什么!这种痴汉一样的行为为什么会出现在我身上啊??我又不是喜欢大王!

     等等。

     喜欢……大王?

     ……

     不对!我不是我没有!!

     尚清华猛地翻了个身,抱着被子在床上飞快的滚来滚去,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稍稍缓解一下心里这股莫名的情绪。

     他边滚边胡思乱想道:啊啊啊都怪大王那张脸实在太帅了,让我想入非非,还、还做了那种梦!虽说漠北君确实是我理想中的那种类型啦,但那只是出于男性角度的欣赏!不过,要是不打我的话,大王其实也还算挺不错的呢。嘿嘿,不愧是我向天打飞机笔下第一酷炫的角色……

     尚清华滚得正欢,无意间瞥见:离床不远的地方站了一个人。不,一个魔。

     玄黑色的衣袍,散发出的阵阵寒气,还有那仿佛在看智障一般的鄙夷神色。

     ——漠北君!!

     WTF?!!

     尚清华顺势一滚,用被子把自己整个裹成一团,背对着漠北君,整个人抖得跟筛子似的。

     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

     尚清华懊恼地捂住了脸:太蠢了、太蠢了……我刚刚都在干些什么啊。

   “哼,才刚醒就这么活蹦乱跳的,看来你腿上的伤都已经好了?”

     漠北君走了过去,把手中端着的东西放到床边的案几上,对一边缩得不能再缩的尚清华道:“起来,别在那缩着了。”

     尚清华装作没听见。

   “喂。”

     尚清华摒住呼吸,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漠北君皱眉,“尚清华!胆子大了是不是?赶紧给我滚起来!”顿了顿,似是觉得自己语气过重了些,又补充道,“……起来吃东西。”

     尚清华苦着一张脸,裹着被子慢吞吞地挪了过去。心道:果然是我自作多情,这才是大王的正确画风嘛。

     待看清递到面前的东西时,尚清华一下子兴奋了起来。

   “哇,拉面!”

     尚清华一把掀开被子,将之前纷乱的思绪一同抛到脑后。

     碗中的面汤色鲜亮,漂着红辣辣的油汁,虽然面粗细不均、有长有短,但表面撒上了一层切得细碎的葱花,清白相间,竟也煞是好看。

     尚清华抱着碗,鼻子一酸,眼泪啪嗒啪嗒就落了下来。呜呜呜呜呜他有生之年居然能吃到漠北君亲手做的面!简直死也无憾了!

   “呜,大王我爱死你了!”

     这话绝对是下意识并且发自肺腑的,但此刻说出来,尚清华不免有些心虚,向漠北君的方向瞅了瞅。见自家大王面色如常,甚至比平时还要冷酷,这才低下头,稀里哗啦地吃起面来——一半是因为他许久未进食,肚子早已饿瘪了,另一半则是为了掩饰尴尬。

     要不是尚清华吃得太过专注,就会发现,他家大王看向他的眼神中,柔和之余,竟还带着几分宠溺。

   “诶对了大王!”尚清华含着未嚼完的面,猛一抬头,含糊不清地问道,“我这身衣服是谁换的啊?”

     他嚼了一会,将口中的面连同汤汁一起咽下,冲漠北君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调笑道:“嘿嘿,总不会是大王你帮我换的吧?”

     那边厢,漠北君见尚清华突然抬起头来,连忙做出面无表情的样子,别过头,假装四处看风景。听了这话,又转出一副鄙夷的神色。

     只见漠北君回了他一个不屑的眼神,满脸都写着“哟嗬你涨本事了啊还指望本王给你换衣服我看你是脑子不清醒”,就差翻个白眼了。

     漠北君嗤笑道:“呵,自然是让那些侍从们换的,你以为呢?”

     ——自然是我帮你换的。你可是我的人,我怎么可能让除我以外的人看见你的身体?

   “哈哈…我就是开个玩笑嘛。”尚清华松了口气,埋头继续解决那碗面。

     只是……为什么心中竟有些失落呢?

     漠北君默默松开了衣袍之下紧捏着的手,有些后悔刚才未对他说实话。

     ……不行,还不到时候。

     若是自己逼他太紧,让他害怕了,再一次离开,怎么办?

     到那时自己又该上哪去找他……

     漠北君眸色暗了暗,目光落到了尚清华的脖颈处:

     一抹深红的印记缀在光洁的肌肤之上,尤为醒目。

     果然…还是没能忍住啊。

     要不,一会让侍女们将地宫内的镜子都给处理掉吧?——干了坏事有些心虚的漠北君如是想道。

 

TBC.

————————————————————

别急、别急

还没完

http://linkonglynn.lofter.com/post/1dd458fe_1274e609

一辆小破车,请各位看官笑纳:D

社会我尚哥。(bu.

糊了个尚清华人设图

爪机像素真的、十分感人:)

【看好多大佬画的尚清华都是中分刘海,我大概是一股泥石流清流x.】

【漠尚】霸道漠北君和他的呆(zhi)萌(zhang)小娇妻 Chapter2.

第一章传送门:

http://linkonglynn.lofter.com/post/1dd458fe_126b3e71

emmm……第三章大概要等到七天之后了吧:D

————————————————————

      理想中的俊脸就在离自己不过一尺的地方,连呼吸声都清晰可闻。因为被抱在对方怀里的缘故,尚清华甚至都能感觉到漠北君胸口的起伏。

      虽然吧……这已经不是尚清华第一次这么仔细地看着漠北君的脸了。

      但果然!这么帅气的脸不管看多少次都不够啊啊啊!!

      于是。

      我们的飞机菊苣,很没骨气的、脸红了。

      呸呸呸!他才没脸红呢!!绝对没有!

    “大、大王!”

    “怎么了?”漠北君皱眉,有些不明白自家这个小随从怎么突然间语无伦次了起来。

      只见怀里的人别开了脸,额前细碎的发丝遮住他的表情。

    “没……就是,大王你这样抱着我不、不太好吧?”

      任尚清华怎样掩饰自己的窘迫,漠北君还是捕捉到了他脸颊上的一丝红晕。

      ——这是……害羞了?

    “呵……是么?”看着怀中的人这副模样,漠北君觉得:这样的尚清华,居然有些可爱。

      于是,他坏笑着凑到尚清华耳边,刻意压低了声音道:“我乐意。”

      带着些许寒意的气息喷洒在颈项,尚清华忍不住哆嗦了一下。生生把那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啊是啊我皮糙肉厚的这点伤算得了什么所以您快把我放下吧大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给吞了回去。

      大王你怎么了!你你你ooc了你知道吗!!

      他完全不记得自己当初有给漠北君加过这样的设定!

      尚清华咬了咬自己的下唇,不知道该要如何回应。

 

      那种晕眩感又涌了上来,脑袋开始变得昏沉。

      迷迷糊糊间,尚清华搂上了漠北君的脖子,把脸埋在他的颈项间。

      啊…这种冰凉的感觉,还…真是舒服……——这是尚清华失去意识前最后的想法。

 

      感到怀中人的动作,漠北君呼吸一滞,心跳无端快了几分。低头正要说话,却发现,尚清华的状况有些不太对劲。

      呼吸凌乱,身体热得不像话。

      怕是沿路颠簸,又没有好好处理腿上的伤口,这时候伤情恶化、开始发热了。

      漠北君面色一沉,加快脚步到了自己的寝殿。

      将怀中的人小心翼翼地放在榻上,探了探他的脉息——有些不稳。

      漠北君叹了口气,愈加后悔没有事先治疗尚清华腿上的伤。转身正想弄些药来先给他服下。不料下一秒,就给人拽住了袖子。

      尚清华皱了皱眉,似是不满自己抱着的“人形大冰袋”就这样被“拿走”了。嘟囔着拽过漠北君的手臂,重新攀上他的脖颈。

      似乎觉得这样还不够,尚清华偏过头,在漠北君脸颊上蹭了蹭。

      嘴唇有意无意地贴着他的耳廓划过。就像是有那么一根小羽毛,在漠北君的心上撩了一下又一下。

      ……该死!

      真是个小妖精。

      漠北君重重地呼出一口气,再也忍不住了。

      他扳过尚清华的脸,对着那微张着、正轻轻喘息的薄唇,狠狠地吻了下去。

 

      一时间,唇齿交缠、呼吸交错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寝殿之中。

 

    “——尚清华,我心悦你……”


TBC.

————————————————————

这不是车不是车不是车!【重说三

还没那么快

给他们点时间慢慢发展感♂情:D

【悄悄的说其实我只会开儿童车(x.

【漠尚】霸道漠北君和他的呆(zhi)萌(zhang)小娇妻 Chapter1.

好几节自习课的产物

三党不容易我我我尽量周更……

算是第一次写文还请温柔地对待我qvq【哭唧唧(bu.

————————————————————

      尚清华看着前边正吭哧吭哧拉破车的漠北君,觉得这画面简直美得太不真实。

      拉着他的这位是谁啊?是他尚清华的顶头上司!北疆第二领导人漠北君!从来都是高高在上。只要他想,不用开口说话,只消勾勾手指就有好几个魔族侍女上前服侍。

      而现在,他家养尊处优的大王,居然真的纡尊降贵在给他拉车!

      尚清华表示:这感觉,一个字,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漠北君啊漠北君,你也有今天!

      尚清华得意地抖起了腿。

   “嘶——”

      差点忘了他腿受了伤还流着血,刚刚这一动真的好疼好疼啊啊啊啊啊QAQ

      不管,老子就是开心!

      饶是这一辆破车,竟硬生生地给尚清华坐出了龙车凤辇的气势。

 

      漠北君淡淡地瞥了一眼身后边疼得龇牙咧嘴边嘿嘿傻笑的尚清华,轻哼了一声,嘴角却不自觉地勾起了一个浅浅的弧度。

      ——真好啊,他还在。

      没有人知道,尚清华离开的那近一个月里,漠北君是怎样度过的。

      他开始变得暴躁,虽然他之前的脾气也并不怎么好。坐在殿中时,会突然狠狠地将手中的杯子摔在地下,会猛地踹开在身边服侍的侍女……

      由是漠北君殿中的守卫侍女们一举一动皆是小心翼翼,生怕一个不慎触到他们大王心中的那根弦。

      只有漠北君自己知道。每次发完脾气,殿中早已空无一魔。再没有了那个会吓得跪在自己面前,却仍喋喋不休地劝慰他的人。

      偌大的殿宇中,只剩了一个漠北君。

      一种无言的空虚感如潮水般涌来,几乎要将他整个吞没。

      他突然很想看到尚清华的脸。

      所幸,尚清华陷入困境的时候喊的是他;所幸,他及时救下了尚清华。

      漠北君明白自己的心,却不确定尚清华的。

      他仍记得那日,君上问起该如何表明自己的心意,尚清华说想让男人喜欢,就要装可怜。那时他觉得,尚清华定是喜欢自己的。

      但……既是喜欢他,那后来为何要走!

      漠北君头一次感到了迷茫。

      不过没关系,这一次,他有很长的时间去摸索。这既是他的人,那他便绝不会放手!

 

———————————————————— 

      尚清华自然不会知道,自家大王此刻正沉浸在过去的回忆中,唏嘘不已、无法自拔,也没那个心思去注意。他正筹划着重拾他的写文大业呢!

      尚清华暗暗搓了搓手。

      哼哼,向天打飞机这个名号要重出江湖了!

      喏,最近那个柳宿眠花太太的《春山恨》都出第八部了,看来瓜兄和冰哥这对师徒cp在民间火得很嘛。

      不过嘛……嘿嘿,总吃官配多没意思!是时候向广大群众传播邪/教了!什么《温柔师兄和傲娇师弟不为人知的往事》啊《百战峰主恋爱秘史》啊……

      正想着,尚清华瞅了瞅前边的漠北君。对了!此等好事怎么能少了他家大王呢!

      要尚清华说,洛冰河和漠北君的cp就很有发展前景啊!!标题他都想好了,就叫《霸道君上爱上我》,这个世界的人一定没看过总裁文。决定了!先写这个练练手。反正这俩都算是他亲儿子,亲爸写点儿子们的同人不过分吧?

      正好,自己养伤期间闲得很,日更一万不是梦!

      嗯唯一值得担心的是,有一天大王发现他写的话本会不会打断他的腿……

      我们的飞机菊苣盘算着如何掩盖自己未来的罪恶行径,觉得脑袋一阵阵的发沉,索信一闭眼一蹬腿,就这么睡了过去。

 

 ————————————————————

      纵然山谷距离北疆有千里之远,也耐不住漠北君的脚程之快。

      不出一个时辰,破车就吱吱呀呀地停在了地宫的入口处。

      漠北君看着面前睡相极差[还留着哈喇子]的尚清华,嘴角抽了抽。

      冷静。冷静。再不爽也不能动手,说过不会打他那就是不会打——额角暴起青筋的漠北君如是告诉自己。

      无奈地叹了口气,漠北君把尚清华跟小鸡似的拎了起来,往肩上一扛。想了想,又把他翻过来,轻轻托着膝弯和脖颈,抱在自己怀里。确保怀中的人不会掉下去后,这才抬脚往地宫里走去。

      尚清华被这么一晃,哼哼唧唧地睁开了眼。

   “哪个不长眼的敢打扰本峰主睡觉!”他刚刚睡得正香呢!

      说完这句话尚清华就后悔了。因为他发现,那个“不长眼的”正在咫尺之处面色阴沉地盯着他。

   “……大王,小的错了。”尚清华苦哈哈地冲漠北君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真不是尚清华怂,照自家主子那脾气,把他整个儿掀下去还不踹上几脚已经算很温和的了!

      见漠北君面色并未缓和下来,尚清华缩了缩脑袋,委屈地掰着自己的小指头碎碎念:“那什么,大王啊……您看我这才刚睡醒,正迷糊呢,我就是下意识的……呜大王我不是故意的,您就大人不计小人过,饶我这一回吧。”

      他说得声情并茂,就差挤出点儿眼泪来了。

   “我腿还伤着,您可千万别打我。”尚清华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又补充道,“要打也别打脸。”

   “无事。”

   “诶?大王你真的没生气??”尚清华惊讶地睁大眼睛。

      不对劲。今天的大王,特别不对劲。

      用板车拉他、答应给他做面吃也就算了,现在他说了这种话居然还不生气。他都做好被掀下去的准备了!

      ……

      半晌,头顶才传来漠北君低沉的声音:“……你很怕我生气?”

      怕。能不怕么。

      每次漠北君生气,自己身上总免不了挂些彩。

    “也不是…”尚清华扭捏了起来,“只是,大王你每次生气都会打我。”

    “我以后,再也不会打你了。”漠北君看着尚清华的脸,神色是从未有过的专注和认真。

    “当真??”

    “当真。”

      尚清华呆呆地看着漠北君的脸,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耳朵出了问题。

      突然,尚清华发现,这个视角有点不太对。

      自己正被漠北君抱在怀里啊啊啊啊还是公主抱!!!——反射弧可以绕地球一周的飞机菊苣这才反应过来。

      怪不得刚刚一旁路过的几个守卫侍女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们!

      尚清华终于明白了那眼神的含义:那是一种杂糅了“难以置信”“我的眼睛是不是坏掉了”“麻麻救命我好像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的眼神。

    “大大大大大大大王——!您这这这……”

      尚清华以安定峰峰主的名义发誓,他绝对没有脸红!绝对!!


      TBC.

————————————————————

第一次这么正式的写文……

码了好几个小时才2000多字

凑合看吧_(:_」∠)_


【漠尚】漠北君的十个小秘密:D

①漠北君很久之前就对尚清华有了好感,只不过 连他自己也没发现


②直到埋骨岭一事,尚清华顺手拉了一把漠北君时,他才确定了自己的心意


③身为魔族,漠北君其实不怎么懂得自己的感情。但是,只要尚清华跟在他身边,他就会感到莫名心安


④曾经的漠北君,独来独往、孤身一人。但那日突破了幻花宫的包围后,漠北君的身边,从此多了一个尚清华。

最初,他有些嫌弃尚清华总在他耳边叽叽喳喳喋喋不休。后来也渐渐习惯了身边有这么一个人,虽然聒噪,却好像不再那么孤单了。

漠北君瞥了眼站在他身边的尚清华,嘴角勾起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

其实……这样 也挺好。


⑤漠北君总觉得,自己早已习惯了独自一人,即使尚清华有一天不再跟着他,他的生活也不会有什么变化——不过是和从前未遇见尚清华的时候一样罢了。

只是,当尚清华真的离开之后,漠北君才发现,这次他错了。错得彻彻底底。

四下无人时,那无边的孤独感如潮水般涌来,几乎要将他吞没。

他突然很想看到尚清华的脸。


⑥漠北君把整个北疆翻来倒去找了三遍,没有找到半点尚清华的影子。

他差点绝望了。


⑦所幸,尚清华陷入困境的时候喊了自己的名字;所幸,自己及时地救下了他。

他还在,真好。


⑧从前的漠北君,对尚清华总是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没事还喜欢对着他的屁股踹上几脚玩儿。

但现在,漠北君已经很久没有打尚清华了。

他害怕他会因此再次离开。

所以 他不敢,也舍不得。


⑨漠北君很喜欢自己搂住尚清华时,他满面通红、语无伦次的模样。

这样的尚清华,可爱的紧。


⑩当然,他更喜欢每日早晨尚清华腰酸背痛地醒来,靠在自己怀里哭哭唧唧地说『大王今晚不要了qvq』时委屈的样子。

——今天漠北君的夜♂生活也是一样丰富呢:D

【大王其(guo)实(ran)是个抖s】


【突然开车(x.

————————————————————


原本是想列个漠尚小短篇的大纲……

结果写着写着就变成了这样

干脆整理了一下发上来啦_(:3」∠)_

希望你们喜欢ww.!

在学校里画的杰大
断断续续地画了三天…
灵感来自那张杰大满头鸡的照片!
啊啊啊啊啊杰大笑起来超好看!!![捂胸口]我死了!

这个画完好久了
一直忘了发lofter…
灵感来自最后一张图
看了剧情以后脑子里都是这个画面x
银缕拂尘!他超可爱!!